设为首页  收藏本站 欢迎您访问宛运集团!  今天是:
  • 党群建设
  • 党的建设
  • 政工园地
  • 工会工作
  • 团委工作
  • 理论探讨
  • 精神文明
  • 领导机构
  • 工作动态
  • 文明创建
  • 志愿服务
  • 文明新风
  • 企业文化
  • 理念文化
  • 行为文化
  • 视觉文化
  • 文体活动
  • 艺苑之家
  • 员工风采
  • 基层单位
  • 客运单位
  • 辅业单位
  • 电子商务
  • 网上购票
  • 省联网售票
  • 畅途网
  •     南阳汽车站24小时热线电话:0377-63328888、0377-63131661
    站内搜索: 
     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艺苑之家
    竞技宝app最新版-竞技宝ios-竞技宝官方下载
        一眨眼,外婆离开我们6年了,她活了96岁。
        外婆最后的时光患严重的老年痴呆,那天,我从城里回来,看见外婆伛着身体在我家大门口蹲着干活,走近一看,她在剥玉米,本来就瘦小的外婆又驼了背显得更加瘦小。我知道外婆耳背大声对她说:“外婆,我回来了!”她仰起脸看看我没吱声。我又大声说了一遍,她这才站起来上下打量我一番问我,“你是谁?”   “我是帆!”“你是帆,咦,几天没见你长这么高了?”外婆用手上下比划着。我心里一沉,这哪是我外婆呀!一副傻乎乎的模样,我不再和她说话了。外婆剥完最后一个玉米棒,又找到一堆棉花桃子去摘。母亲却不让她摘,说她看不清连叶子都放进去了。闲不着的外婆在院子里走来走去,她一言不发,也听不到别人说话,样子很孤独。在家的两天里我发现一个秘密,外婆身上穿一件蓝色涤纶上衣,两个很大的布兜总是鼓囊囊的,她总是趁人不注意,把粮食偷偷地往布兜里装,有花生、玉米粒,还有手纸一类的东西。母亲说,厕所里放的手纸她都叠叠装到衣兜里。床上和厕所里常常掉很多粮食,母亲每次掏她的衣兜她都不让掏,还和母亲大声吵,“我没偷你家东西,那是我在地上捡的,老天爷作证。”样子很气人。原来,外婆装东西是有用处的,要说她糊涂了,她还记得为她的孙儿孙女们藏一些吃的,每次她孙女孙儿们来,她都会把所藏的东西掏给他们吃,令外婆失望的是人家谁也不要她的东西。外婆的大脑还是三四十年前那个时代,饿怕了,所以对那个时代记忆最深。
        外婆是个苦命人,八岁时被送到婆家当童养媳,三十三岁又死了丈夫,日子是雪上加霜。那时母亲才13岁,还有两个幼小的弟弟。外婆带着孩子艰难生活着,吃了上顿无下顿。母亲仅上了三年学因外公去世被迫停了学,长到18岁就早早地嫁人。我们家虽然不富裕,但比起外婆家殷实多了,经常对外婆家接济。母亲因为上过几年学,嫁到我们村后被选拔为大队妇女主任,受过苦的母亲工作起来就格外卖力。随着我们姊妹四人的出生,奶奶又过早地去世了,外婆成了一个大忙人。有时母亲外出开会,就把我们带到外婆家让她照看。外婆家住两间烂草棚,墙是土坯垒的,外加一个灶屋,比起我们家差远了。我们住的是三间瓦房,三间平房,另加两间灶屋也是瓦房。我平时最害怕的就是去外婆家,尽管外婆倾尽所有为我们做好吃的,弟妹们还是哭闹着要回家,把外婆折腾得够呛。后来,母亲不再轻易把我们放在外婆家了,逢着外出开会就提前把外婆接到我们家住,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好饭可做,能填饱肚子就觉得不错了。母亲不在家的日子我们和外婆最亲,可从没有看见外婆开心地笑过。她也不爱多说话,总是满怀心事忧心忡忡,默默地忙碌着。外婆除了为我们做饭外,还要去坡上拾柴,有时去地里捡一些遗留下来的粮食,如花生、包谷、红薯等。外婆很爱惜粮食,饭吃不完了下顿热热再吃,有时我们吃剩下的饭她也吃掉。一次,我顺手扔掉一块干馍,外婆看见了没有责怪我,而是把馍拾起来掸掸灰泡在碗里吃了。晚上,外婆总是在油灯下穿针引线,为我们缝补衣服或做鞋袜。外公的死她从来没有跟我们讲过,也许是外婆不愿提伤心之事的缘故,是母亲给我们讲了一些,说外公在河里逮鱼被一块玻璃扎了一下因水毒而死,母亲说要是现在外公是不会死的。我们缠着外婆讲故事,她总是说快睡觉吧,明天你妈就回来了。我知道外婆放心不下两个不争气的舅舅,他俩都是游手好闲之人,不务正业,不爱干活,外婆常常唉声叹气,母亲让她搬我家住她就是不肯,直到她给大舅成了家立了业才放心。
        外婆80岁时,母亲执意把外婆接到了我们家,也许是老天垂怜,她的身体一直棒棒的,外婆的一生从没有吃过药,也不会吃药,就是一个小小的感冒也没有患过,我们全家既高兴又羡慕外婆。母亲天天吃药,胃病、高血压、高血脂、腰腿疼。我多么希望母亲也像外婆那样健健康康的。要说心态好才能长寿,可我觉得外婆心态并不好,小性多,也许是她一生孤独所造成的,我每次回家和外婆说话总是小心翼翼。有一次,我和母亲谈论村上有两个孤寡老人去了敬老院的事,说是好事,老了也有人管。谁知这话外婆听了很不舒服,不声不响地回到她的住室,把衣服抱起来背上就走,母亲看见了慌忙拦着她问她去哪儿,她说回家去。母亲说在这儿不是好好的吗,为啥回家?外婆生气地说,你以为你们说的话我听不出来,不就想让我去敬老院吗?我干脆回家算了。母亲说你还让人说话不说话了,整天都在瞎猜。我忙向外婆解释,“我们没有那个意思啊!你不要多心!”经我和母亲好一阵劝,她才把东西放下。后来外婆耳背了,听不见我们说什么了,但我们也少了和外婆的感情沟通。
       2012年12月26日,外婆走完了她坎坷的一生,安然地去了。
    [ 作者:李帆    转贴自:本站原创    点击数:217    更新时间:2019/3/8 ]
  • 上一篇安全文章: 离乡
  • 下一篇安全文章: 闲话上司
  •  
    微信公众平台

    地址:南阳市仲景路215号   邮编:473001
    联系电话:(0377)63287559    
    版权所有:南阳市宛运集团  豫ICP备14013225号